e6top.net红月私服,商务联系QQ:61390808 |  收藏 设为首页 | 网通线路
人境庐诗草-万松浦
文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1-6-2 13:22:17

  就免颠连苦,相依此一窝。窗虚添昼冷,屋漏得天多。豺虎中原气,蛟螭海上波。打扫勤一室,此志恐销磨。

  昔日六经侧在,笔削出邹鲁,欲读前人书,须识古语古。唐宋诸大儒,粉粉作笺注,每将先人心,摸索到三五。性天古所无,器物目已睹,妄语足欺人,数典既忘祖。燕相说郢书,越人戴章甫,多歧途益亡,举烛乃笔误。

  ○感念

  ○二十初次

  人生治离中,所谋动乖忤。一夕辄三迁,痕迹无定所。从从居三河,谓是安泰土。世情谁念治,百事恣凌侮。交交黄鸟啼,此邦没有成处,一水通潮州,且返潮州住。是时冬风寒,平江荡柔橹。止止快要城,炊烟密如缕。止舟忽没有前,有盗伏林莽,起惊贼已来,快橹飞如雨。舟人急系舟,挥戈左左拒。翻惧力没有敌,转逢此贼怒,扣舷急相呼,‘没有如任携取’。源浪患难来,止箧无几许,但饱群贼囊,免更遭劫虏。一声轰隆炮,杀贼贼遽去。虎口脱馀生,欣喜泣相语。回看诸弟姊,僵伏尚如鼠。起起呼使坐,软语相慰抚,扶床面色灰,谬言没有害怕。吁嗟患难中,例受所有苦。斯须达潮州,急觅东途从。剪纸重招魂,招魂江之浦。

  ●康序

  ○游丰湖

  朝倾百斛酒,暮饱千头半。没有时赌钱簺,昼昼迎新娘。

  ●卷一古今体诗共五十七首(同治三年至十二年作)

  西湖吾已到,胡想或者遇之。濛濛水云乡,荷花交柳枝。昔日见丰湖,万顷青琉璃。持问老东坡,杭颍谁雌雌?浃旬困积暑,泼眼惊此奇,仿佛绘图中,又疑梦寐时。人生为何事,毕世疾走跑,黄尘没马头,劳劳没有知疲?嗟我没有克没有及仙,岂能免人羁。要留一片地,从谋老来私。悠悠湖上云,耿耿我所思。下与鸥鹭盟,上告云天知。

  《南风》没有竞死声多,命途多舛可如何!人尽源浪呼伯叔,时方灾难又兵戈。诸公竟嫁祸他人,一昼喧呼贼渡河。闻说牙璋师四起,将军翻用老廉颇。

  ○杂感

  星辰无光昼色寒,一军惊拥将登坛。争罪土聚沙中语,遇敌师从壁上没有雅。谁敢倚公为砥柱,不幸报国只心肝。西南一局全赢却,政府翻成袖手看。

  幼年诵《诗》、《书》,开卷动龃龉,古文与今言,旷若设疆圉,竟如置重译,象胥通蛮语。父师递源转,惯習忘其故。我生千载后,语音杂伧楚。

  公度长身鹤坐,傲倪从喜。吾游上海,开强学会,公度以途员奏派办姑苏互市事,挟吴明府德潚叩门来访。公度俯首加足于膝,纵谈全国事;吴双遣澹然旁坐,如枯木钓鱼。之二人也,真人也,畸人也,当代众有是也。从是旦夕过从,无所没有语。

  安泰窝红月堕地添丁日,时平万户秋。我生遂多事,臣壮没有如人。离治困难际,穷愁现侧在身。摩挲腰下剑,龙性这能驯。

  ○潮洲止

  洎乎许郑出,褎然万人杰。宋儒千载後,勃窣探理窟。从夸没有传学,乃剽思孟说。讲途稍僻违,论事颇迂阔。万头趋科名,一意相媚悦。圣浊崇四术,众贤起颃颉。顾阎辟初涂,段王扬大烈。审意得古训,沈晦悉爬抉。读史辨豕亥,订礼总袒袭。上溯考证家,仅附文章列。儒於九源中,亦祇一竿揭,矧又某氏儒,涂径各歧别,均之筐箧物,操此何施设?大哉圣人性,百家尽包括,至德如渊骞,尚已一间达。戋戋汉宋学,乌足尊圣哲。一生事赞仰,所虑吾才竭。

  从是久废,无所用,益肆其力于诗:上感国变,伤害种族,下悲平生难近;专以全球之游历,浩渺肆恣,感谢感动豪放,情深而意远。益动于天然,而华严随现矣。公度岂诗人哉!而家父、凡伯、苏武、李陵及李、杜、韩、苏诸巨子,孰非以磊砢英绝之才,郁积勃领,而为诗人者耶!公度之诗乎,亦如磊砢千丈松,郁郁青翠,荫岩竦壑,千岁没有死,上荫白云,下听源泉,而为人所敬仰盘桓者也!

  余年十五六。就为学诗。后以驰驱四方。工具南南。奔走少暇。几几置之不理。然以笃佳深嗜之故。亦每以余事及之。虽一止作吏。已遽废也。士生前人之后。前人之诗。号特地名家者。无虑百数十家。欲弃去前人之精华。而没有为前人所约束。诚戛戛乎其难。固然。仆尝认为诗之中有事。诗之中有人。今之世异于古。今之人亦何须与前人同。尝于胸中设一诗境。一曰。复前人比兴之体。一曰。以单止之神。运排偶之体。一曰。取离骚乐府之神理而没有袭其貌。一曰。用古文家伸缩聚集之法以进诗。其取材也。从群经三史。捕于周秦诸子之书。许郑诸家之注。凡事名物名切于今者。皆采纳而假借之。其述事也。举昔日之官书会典方言俗谚。以及前人已有之物。已辟之境。线人所历。皆笔而书之。其炼格也。从曹鲍陶谢李杜韩苏讫于晚近小家。没有名一格。没有专注体。要没有失乎为我之诗。诚如是。一定遽跻前人。其亦足以从坐矣。然余固有志焉罢了能捕也。诗有之曰。虽没有克没有及至。心神驰之。聊书于此。以俟改日。光绪十七年六月侧在伦敦使署。公度从序。

  诸侯齐筑受降城,狂喜如雷堕地鸣。终累吾平难近非敌国,又从据治转昇平。黄天当坐空题壁,小儿百姓虽饥莫弄卒。全国终无白头贼,中原群盗漫纵横。

  ○治后归家

  恢恢天纲四围张,群贼空营走且僵。举国望君如望岁,将军纵贼先纵王。十年窃号留馀孽,六百名城作疆场。昔日平南驰露布,侧在天灵爽慰先皇。

  闻公度以属员见总督张之洞,亦复俯首足加膝,点头而大语。吾言张督近于某事亦通,公度则言:吾从教告之。其以才识从傲而目中无显贵若此,岂惟没有媚哉!公度安能作庸人!卒以此得罪张督,乃忙居京师。翁常熟览其《日中国志》,爱其才,乃置湖南长宝途。时义宁鲜公宝箴抚楚,大相得,赞变法。公度乃以其常日之学领纾之,中国变法从止省之湖南起。与吾门人梁启超同事久,交尤深。于是李公端棻奏荐之,上特拔之使日原。而党祸作,公度几被捕于上海。日故相伊藤专文救之,乃免。

  ○喜闻恪靖伯左公至官军光复嘉应贼尽着

  遂有还家乐,跳梁贼尽平。举家开笑口,一棹出江城。后代团圞坐,风浪从由止。惊魂犹没有决,昼半莫呼卒。

  人境庐诗草(浊)黄遵宪撰●从序

  阿母性慈祥,爱汝如珍珠。一日三摩挲,已尝离斯须。昔日送汝去,执手劳踟蹰。汝姑悲众鹄,悲肠多郁纡。弟姊尚稚幼,呀呀求乳雏。太母持流派,人言胜丈夫,靡密计米盐,勤劳种瓜壶。一门多秀才,各从诩巾裙。粥粥扰群雌,申申詈女媭。汝须婉以顺,旦夕承欢腾。欢腾一以承,我心一以愉。待汝一月圆,返来话戋戋。

  昔日阿哥妻,嫡旁人可。但付一马驮,何用总汝我。

  浓绿泼雨洗,森森竹千个。亭亭坐荷叶,万碧含露唾。四围垂柳枝,随风任波动。中有屋数椽,方圆没有为大。罗山峙其西,丰湖绕其左。关门没有见山,凿穴叠石作。前檐乡■〈禾罢〉稏,后屋旋水磨。扶筇朝看花,天黑纷歧坐。亭午垂湘帘,倦就枕书卧。偕妇说家常,呼儿问书课。敲门剥啄声,时有老农过。君看此屋中,非他侧是我。止移家具来,坐待邻里贺。

  四更起开门,月黑阴云堆。几时踏杀羊,山君来没有来?

  公度生于嘉应州之穷壤,游宦于新加坡、纽约、三藩息士高之领事馆,其与故国中原文献至没有接也。而公度天授英多之才,少而没有羁。然勤学若性,没有假师友,从能专群书,工诗文,善著作,且文体严侧高古,何其异哉!嘉应前贤,多工词翰者。风源所被,故诗尤妙绝。及参日使何令郎峨幕,读日原维新掌故书,考于中中政变学艺,乃著《日中国志》,所得于政治尤深浩。及久游英、美,以其从有中国之学,采欧佳丽之长,聚集熔铸,而从得之。尤倜傥从傲,横览举国,从以非常。而诗之精湛华妙,异境日辟。如游海岛,仙山楼阁,瑶花缟鹤,无非珍异矣。

  ○送女弟

  阿爷有书来,言颇倾家赀。箱奁四五事,莫嫌嫁衣希。阿母开箧看,已看先长欷。吾家原富裕,频岁遭治离。累叶积珠翠,历劫无一遗。旧时典衣库,烂漫堆人衣,昔日将衣质,库从知是谁?扫叶添作薪,烹穀持作糜。尺布尚可缝,亲手从保持,止止手中线,离离五色丝,一丝一泪痕,线缺力既疲。就此戋戋物,困难汝所知。所重佳事言,上报慈母慈。

  世儒诵《诗书》,常常矜爪嘴,昂头途皇古,抵掌说平治。上言三代隆,下言百世俟,中言昔日治,痛哭继源涕。摹写车战图,胼胝过百纸。手持《井田谱》,画地期一试。前人岂我欺,今昔奈势异。儒生没有出门,勿论当世事,识时贵知今,通情贵阅世。卓哉千古贤,独能救弊端,贾生《治安策》,江统《徒戎议》。

  红巾系我腰,绿纱裹我头。男儿重横止,阿嫂汝莫愁。

  七年创痛记浊楚,有数沙虫殉一城。逐鹿疾走成铤走,伤禽心怯又弦惊。爷娘弟姊牵衣语,南南工具那边止?一叶小舟三十口,源浪虎穴脱馀生。

  就别潮州去,还从蓬辣归。累人止箧少,滞我客舟迟。倒置返来梦,惊疑痛定思。就还无地方,已喜免源浪。

  有《浊》膺天命,仁泽二百年,圣君六七作,上追尧舜贤。熙隆全盛时,盖如日中天。帷闼中戚患,兵戈藩镇权,煽虐奄人毒,炀灶权臣忠,百弊咸浊洗,霸途同平淡。迩者盗潢池,神州洿腥膻。治久必一治,法弊无万全。谓由吏惰窳,亦坐平难近殷阗。当世得失林,已可稽鲜编。儒生拾古语,谓当罪己愆。显皇十一载,忧虞怵深渊。扶植尽佳汉,力能扶危颠。惟念大治平,合理剜弊偏偏。且濡浯溪笔,看取穹碑镌。

  嵚崎磊落,轮囷多节,英绝之士,吾见亦众哉!苟有其人欤,虽生于穷乡,投于宦途,必能为才臣贤吏,而没有克没有及为庸宦,必能为文人通人,而没有克没有及为村夫。苟有其人欤,其为政风源,与其诗文之跌荡置诞多姿,必卓荦绝俗,而有其可传者也。吾于并世贤豪多友之。我仪其人欤,则吾乡黄公度京卿其没有远之耶!

  ○长了履端生

  ○乙丑恶十一月避治大埔三河虚

  康无为序于这威南冰海七十二度没有雅日没有没处。认为公度有诗,犹没有没也,光绪三十四年夏至。

  吁嗟两楹奠,圣殁微言绝。战国诸子兴,小途几着裂。劫灰出秦燔,六籍半残破。皇皇孝武诏,群言罢所有。别白定一尊,万世循轨辙。遗书一萌芽,众儒互支拾。异同晰《石渠》,讲習布绵蕝。戴凭席互争,五鹿角娄折。

  夕阳照空林,盘桓已忍去。多恋究多累,失头已可住。我生二十年,初受尘垢污。家计竭中乾,俗状作前驱。飞鸟求枝楼,三匝方绕树。大海泛浮萍,归根定那边?苍茫领大愿,天意肯轻付。况今千里来,担簦期一遇。止锁矮屋中,蒸甑热毒注,密如营窠蜂,困似涸辙鲋。走雷转肠鸣,渴水乞沫呴。谁能出红尘,一脱约束苦?转头望此湖,万顷迷烟雾,梦魂时一游,且记湖边路。

  六月中兴洗甲卒,金陵王气复昇平。岂知困兽犹能门,另有群蛙治跳鸣。一壁意开逋寇纲,三边没有筑受降城。细平难近坚壁知何益,翘首同瞻大帅旌。

  一炬成焦土,祖先此敝庐。有家真壁坐,无树可巢居。小妇啼开箧,群童喜荷锄。苔花经雨长,集乱满家信。

  刚刚是花人境庐诗草》-万松浦华诞,东风蔼一庐。爱防牛折齿,惭咏《凤将雏》。急喜先求火,痴心到卖书。长安传一纸,欢慰定奈何!

  ○拔从贼述所闻

  中原有旧族,迁徒名主人。过江进八闽,展转来海滨。俭啬唐魏风,盖犹三代平难近。就中妇女劳,尤见风尚纯。鸡鸣起打水,日落犹负薪。盛妆始脂粉,常饰惟綦巾。汝我张黄家,颇亦家没有负。上溯及太母,劬劳无没有亲。客平难近例操作,男子多苦辛。送汝转念汝,爱没有男儿身。

  大块凿混沌,浑浑旋大圜。隶首没有克没有及算,知有几万年?羲轩制书契,今始岁五千。以我视先人,若居三代先。陋儒佳尊古,日日故纸研,六经字所无,没有敢进诗篇,前人弃精华,见之口源涎。沿習甘剽盗,妄制丛罪愆。黄土同抟人,今古何智贤?就今忽已古,断从何代前?明窗敞源浪,高炉热喷鼻烟。左鲜端溪砚,左列薛涛笺。我手写我口,古岂能拘牵。就今源俗

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
支持官方游戏 打击盗版游戏 建议使用:1024×768 分辨率 IE5.0以上版本
© 2010 Www.e6top.Net 红月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(备案号:豫ICP备10022067号 )
百度游戏联盟:诚邀红月私服玩家精心共同打造E6TOP.NET红月私服资讯站!